欢迎来到-苹果音乐网!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网站活动:
最热歌曲 : 异地的我们 - 恒恒 每日歌曲 : 阴阳极 - 苗小青      自己骗自己 - 张作甫      珍爱 - 王鹏      如果可以这样爱 - 边永城      金莲开开门 - 华少瑞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

静态社会与生态危机:当代资本主义无法走出的困境

时间:2018-08-07 17: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点击:

  静态社会生态危机当代资本主义无法走出困境

  【洞察】

  “扩张”一直是资本主义社会最强烈的冲动。从最初的侵略与殖民,到今天借助于金融资本、网络技术、虚拟社会、空间生产等方式,资本主义社会以资本为核心的发展模式与价值观念对世界产生广泛影响。由于扩张的广度与深度如此彻底,其物质生产取得了巨大成就,以至于给人们一种错觉,即现行的以资本为核心的发展模式是别无选择的唯一正确道路。然而,西方左翼学者一直保持着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性态度,进入21世纪以后,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性反思有了新的发展,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使他们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批判更为强烈。西方左翼学者认为,不同于以往的周期性和局部性危机,这场危机反映了当代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和“结构性危机”:在经济上,表现为资本主义社会这个成熟经济体的“停滞”,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陷入金融化陷阱,即为了维持金融社会的运作,国家作为最后的贷款人需要不断地注资,其结果是虚拟经济不断膨胀、实体经济发展缓慢,金融泡沫不断升级,最后遭遇无法解决的危机。在政治上,表现为民主价值理念不断被稀释,以至于成为被精英阶层操纵的幌子。在文化上,表现为消费至上成为主流价值观,商品作为衡量一切的准则,消解了人自身与世界的多样性及丰富性,人成为顺从的“单向度存在”。在人与自然关系上,表现为人对待自然的工具化态度,造成了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等等。

  对于产生上述这些危机的当代资本主义运行机制,西方左翼学者从多个角度展开深入剖析。无论他们各自的观点多么迥然不同,都在试图探讨一个共同的问题,即“21世纪的资本主义向何处去”。在他们看来,现代性所蕴含的进步力量在当代已经消耗殆尽,为了避免更加可怕的后果出现,应该改变现行的发展模式与价值观念,建构一种新的文明形态与非资本形态的理想社会制度。

  对此,西方左翼学者认为,摆在当代资本主义面前的只有两条道路:毁灭或重生。只有制度的改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建立一个非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体制,成为必要的选择。可以说,以往的资本主义危机还是在经济领域中,并可以在经济领域内得到暂时解决,但是当代资本主义危机则是全面的展开。回顾以往直至20世纪晚期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遭遇的多次大萧条,资本通过加紧在全球的扩张与政策调整能够暂时走出困境。然而,进入21世纪之后,以往的那些解决方案已经变得捉襟见肘。这主要是因为如下的两个方面成为当代资本主义发展无法突破的瓶颈。其一,静态社会的来临是当代资本主义制度性困境的重要根源。西方左翼学者使用“静态社会”来描述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其含义是指昔日充满活力、进步向上的社会体制已经演变成了一个竭力避免衰退的社会。社会各个阶层与收入固态化,社会的上升渠道日益狭窄、社会成员收入“遗传化”的趋势加重。我们知道,经济增长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命脉。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经济增长的速度明显减慢,而且增长的主要来源已经不是生产性投资,而是金融资本及其衍生品。其背后的真相是资本收益率远远高于劳动收益,这是造成资本主义社会阶层固化与贫富两极分化越发严重的主要根源。这种泡沫性的经济增长成为维持制度稳定的主要手段之一,制度和金融泡沫之间形成了畸形的依赖关系。因此,国家越是调控就越意味着两者之间的捆绑越加紧密,从而将带来更为危险的后果。其二,资源危机与生态灾难成为当代资本主义无限增长的根本障碍。西方左翼学者从政治生态学的角度指出,在当代,自然资源的有限性已经无法承载资本主义无限发展的欲求。简言之,在一个有限的世界中进行无限的增长,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悖论。显然,上述所说的两个根本性困境,是当代资本主义不同于资本主义历史上任何一个发展阶段的新特点。

(责任编辑:admin)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