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恒恒音乐网!

海海音乐网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网站活动:
最热歌曲 : 异地的我们 - 恒恒 每日歌曲 : 阴阳极 - 苗小青      自己骗自己 - 张作甫      珍爱 - 王鹏      如果可以这样爱 - 边永城      金莲开开门 - 华少瑞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八卦 >

失情书

时间:2017-02-14 20:00来源:豆瓣一刻 作者:豆瓣一刻 点击:

失情书

1.

有一个阶段,我很喜欢学校里一个很漂亮的女生,非常喜欢,甚至喜欢到我自己都非常的痛苦,小伙伴们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到很痛苦呢,我耐心地告诉小伙伴们,原因是这个女生嫌弃我长得太丑。

即使我不甘心地对她说:“我虽然丑,但可以你看看我身上的才华啊。”

结果女生挡住眼睛对我说:“我还没有等到看见你身上的才华,就已经想吐了。”

所以我喜欢的这个女生并不喜欢我,所以我喜欢她喜欢到我很痛苦。

听完我这个故事,没心没肺的人都笑了,他们假装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毫不严肃地张罗着要敬给往事一杯茶叶水,让青葱绿色的过去统统泛黄,见他的二姨姥姥的鬼,举杯期间有人问:“咦,这青葱绿色的过去泛黄后,是指饱经沧桑啊,还是指我们爱过的人多数都已红杏出墙啊?”

众人听完,也包括我在内都当作是听段子哈哈大笑,夸张地像一具具木偶戏里面的道具,只为博取花钱买票在乎我们的看客开心,余下的根本没有任何情感夹杂。当然,之所以这样浮夸,可能也是我们都从失败中走出多年,要么已经成家立业,要么也已经轻易不苟爱情,要么已经在谈恋爱这条路上修成正果,要么也就和我一样不恋爱,所以也就自然独孤求败。

听完这个锐直但不走心的段子,我们真的要喝茶叶水了,刚把杯子送到嘴边,只听“啪嗒”一声,在乎我们的看客甜不辣放下了茶杯,径直地向茶楼门口走去,边走边说了一句:“你们都别跟过来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我收起笑意,所有人都收起笑意,大家围在这个茶楼喝了一晚上最便宜的花茶,解密了一下午自己过去追别人失败的糗事,其实就是为了逗朋友甜不辣开心,他就是很在意我们,愿意花钱买票,也就是愿意彼此付出的那个木偶戏的看客,也是那个坐在这里几乎一言不发,只是和谁任凭我们博取他开心的看客。

2.

甜不辣喜欢的女生叫柳杨。

名字就有一种随风垂摆,不易接近,而且还清新脱俗的气质,不用见她就知道一定是那种白白嫩嫩,个子高挑,长发飘飘,说话声音还略带沙哑,安静的有点冷的那种女生。

关于这个女生,很不幸,在我见到她之后,她身上的种种,除了我目测不出具体尺码的胸围以外,其余所有的外貌特征,都和我通过名字做出的猜想一模一样,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甜不辣会没有眼力见地拼命喜欢她,追求她,我觉得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问甜不辣:“小辣,我们这样躲在她办公楼门口角落里偷窥,会不会很猥琐?”

甜不辣目光还在她身上没有离开,嘴里答道:“会,不过为了爱情。”

靠,我他妈和她又没有爱情,我喜欢的女生是那种满面桃花春风骚,而不是她这种义正言辞柳絮飘的啊,好不好,我当时只不过是想见见甜不辣经常说到的这个女生而已,可万万没想到他领我看他喜欢的人时,我俩的“出场”画面居然是这样的。

不过这样的画面也对,世界上所有的举案齐眉,比翼双飞,琴瑟之好,或者是颠鸾倒凤,首要的条件绝对都是要两个人在一起,彼此有互动,有交流,有电波,有心跳反应后,才能够得上这样和谐的四字成语,可现在的甜不辣和柳杨,别说是心跳反应了,就连膝跳反射也不会有,如果非要有,那么也肯定是甜不辣流着口水摸柳杨的大腿,然后换来柳杨一连串啪啪作响的耳光吧。

我再问甜不辣:“小辣,你喜欢这个姑娘什么啊?”

甜不辣的眼睛一直是跟着柳杨走,然后回答:“漂亮,我俩微信聊天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她对我的态度不讨厌,就是怎么说呢,虽然还有距离,但是,就是不讨厌。”

我翻了个白眼,说:“就是你发消息她能回复,哪怕去洗澡了,还能回来是吗?”

甜不辣听完不舍地把眼神从柳杨身上拔开,然后像看老神仙似的看着我猛点头,说:“对对对!你怎么知道?就是这种感觉,我觉得我俩有可能。”

听完甜不辣的话,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我们所在的位置是那幢华丽的写字楼,身边一个没有遗弃、但却从未想去顾及的角落,在Google地图里,这片区域所属这幢写字楼,在来往人们的眼里,这里也确实是这幢写字楼的管辖范围,可尽管这样,这儿仍然只是个角落,更甚是一个永远不被清理,不被阳光波及的阴暗角落,就像甜不辣与柳杨的感情一样,所谓的“出场”画面,就是悄悄躲在这里,自认为有无限可能地、偷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美丽的一切。

3.

为什么甜不辣会叫这个奇怪的名字,是因为他有选择性困难症啊,他自己也说他平时很难有特别中意的什么东西,他觉得他的眼睛总是善于发现美中的不足,这个不算特意的特异功能,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大不便,他买东西,甚至来我家吃火锅,叫他去买包调料,他带回来的都会是一式三份不一样的口味。

所以,他的生活元素总是五味杂陈,然后我们就根据他的真名田桦,顺口改叫甜不辣。

甜不辣跟我讲过,他对柳杨不是随便玩玩,而是到了谈婚论嫁年纪之后,很深沉的那种喜欢,他会根据自己平时纠结的性格特点来多元化调整对柳杨追求的策略,在微信里打字的时候很文艺,而发语音消息的时候尽量精辟幽默,偶尔打电话的时候要把持自己冷静成熟,约她出去的时候……

甜不辣皱着眉头告诉我:“小哥哥,约柳杨出来,好难啊。”

我问甜不辣,我说:“你约她出来,打算去哪儿啊,要表白吗,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自己的话音刚落,我又觉得有点后悔,因为这个问题太白痴,尤其是后半句,简直没有意义,别说是成年人了,就是包括青少年(在此指14岁以上)在内,如果有一个人整天给你发微信,问你吃饭了没,睡觉了没,喝水了没,上班累不累的话,那么傻子也会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喜欢自己了,至于表白,我觉得那就是两个人在确定关系之前的最后一次荷尔蒙爆发,要说意义只能算是给未来假若结婚后平淡无味的日子增加点回忆而已。

最终甜不辣还是成功地约到了柳杨出来,他带柳杨去看电影,喝咖啡,吃火锅,晚上开车送柳杨一直到她家的楼下,他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安详又尴尬,在见到柳杨之前,他策划了很多的表白计划,比如电影院里趁着黑漆漆时偷偷拉手,如果没机会就等到喝咖啡时在桌子下面轻轻拿出玫瑰,如果怕起哄就再到吃火锅时把她灌醉,最晚也要在她下自己车回家之前对她说一句我喜欢你之类的话啊。

车子停下,柳杨说:“谢谢,我到家了。”

甜不辣摸了摸兜里的项链盒子,偷眼瞄了瞄副驾抽屉里装的甜点,想了想钱包里准备好的安全套,最后只咂咂嘴,说:“嗯…那我就不送你上去了,这么晚了不太好,你小心点,到家给我发个消息,你进家门我再走。”

柳杨微笑,点头说好,边说完边推开车门,准备下车回家,就在她下车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甜不辣开口说:“等一下,柳杨。”

柳杨闻声,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蹙眉问:“怎么了?”

甜不辣摇摇头,有些慌张地说:“没事,注意安全,到家发消息给我…”

4.

有时候,因为陌生,所以面对哪怕再繁华的城市,我们也无可避免地产生恐惧,有时候,因为喜欢,所以面对哪怕再窘迫的处境,我们也充满希望地产生动力,这样的结果是,恐惧换来了离开,动力破灭了希望,在繁华处我们没能留下,在喜欢的面前我们失去了尊严。

大家都知道甜不辣奋不顾身地追求女生柳杨的事儿了。

大家都知道甜不辣失去女生柳杨生活入场券的事儿了。

甜不辣的所有朋友圈,微博,都布满了一个为了得到而有些慌不择路的人的心情,我们为他很担心,通过我们对甜不辣的了解,已经回忆遍了所有他过去的档案,他这样的情况很危险,不能看自甘堕落下去了。

我说:“小辣你别这样,她不理你,你就也不理她呗,追女孩不能太刻意,不要强求。”

甜不辣很沮丧,说:“喜欢一个人做什么都不是刻意,而是本能。”

我劝不了他,听说在他成功约到柳杨,没有表白,并收到她的安全到家信息后,柳杨对他的态度就逐渐冷淡,慢慢到了现在的无论嘘寒问暖,全都置之不理的地步,甜不辣非常困惑,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不是电影不好看?咖啡太提神?还是火锅的辣椒太多了?或者是自己的车开得太快了?到底是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呢。

我想到了当年嫌弃我长得丑的那个女生,她也一样不爱理我,也一样讨厌我,也一样对我的所有不屑一顾,那时候我还青春痘没消除,稚嫩的我也根本想不出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不可弥补的错,可后来就懂了,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去喜欢了一个压根不会喜欢自己的人,这种错误不可弥补,也不会得到所谓的宽恕。

我们带甜不辣去KTV,喝酒唱歌叫长腿的女孩给点歌,我扔下两百块求帮忙点歌的长腿女孩唱十次高进的《放手吧》,女孩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我豁出去了,又掏出五百块,对女孩说:“唱完再唱十次李圣杰的《手放开》!”

于是,等到长腿女孩气喘吁吁唱到第十遍:“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我不要…”的时候,甜不辣突然放下酒瓶冲到点歌台面前按了暂停,KTV包厢瞬间一片安静,他拿过长腿女孩手里的麦克风,大声地说:“谢谢各位亲朋好友,明天帮我一个忙,我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了,距离产生不了美。”

接下来,他又长篇大论地讲了半天,语无伦次,导致待在一旁的朋友们和长腿女孩都问我:“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不知道,好像是他要求婚吧…”

求婚??!!刚给众人解释完,马上我和众人的下巴就差点一起掉下来,瞪大的眼睛看着甜不辣,他疯了吗,他要求婚吗?我们还没来得及发问,甜不辣拿着麦克风,说:“求婚!想在一起,必须要求婚!这是我要在柳杨身上做的最后一件事。”

说完,甜不辣又拿起自己面前刚刚放下的一瓶啤酒,一饮而尽,豪气干云,泪满衣襟。

5.

2012年3月4日,情人节余温意散,东北大地春雪未消,我和我的朋友们穿梭在日落前的夕阳里,身上套齐了只有三九天才会穿的厚羽绒,大家把自己身边能信任的人全都叫来,开动了自己脑子里所有的智慧,开展了一场有生以来最最无厘头的求婚行动。

这场求婚是无聊的,形式俗套也不浪漫,至少我认为是不浪漫的,因为浪漫是应该归属于内心中暗藏情愫,或者已经轰轰烈烈的两个人的,而我们这里所准备的所有玫瑰,蜡烛,烟火,以及动人的话,都已经是被电视剧所腐蚀的形式,不但没创意,而且要提前准备,预演,清理现场后,还要重新布置,布置后,更要花钱雇人替我们保护现场,以及放哨,沿途看好会不会遇到柳杨提前回家的情况。

我们不约而同地心知肚明这次求婚的结果,但也都莫名其妙地为了那也许根本不存在的一线希望而努力挨冻,尽量逼迫自己在还刺骨的春风中多呆一会贡献一份力量,我们除了花钱顾的放哨人员以外,剩下的朋友们,都在柳杨所住公寓附近的一家茶楼里开誓师大会,我们脸上充满互相鼓励,对着甜不辣大喊三声加油,然后把茶叶水一口喝干。

我们说:“出发吧。”

甜不辣看了看表,说:“再等等吧。”

大家看着甜不辣紧张的表情,都不自觉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谁先说的,他说:“小辣你别怕,是个人表白就都失败过,爱就爱了怕什么。”于是,我们开始活跃气氛,一个个讲着自己失败感情的经历,就好像是在暗示甜不辣,你看我们遗留在表白路上的断壁残垣,如何死都是孤军奋战,你再想想自己,好歹还有我们,你别怕,你别怕。

越艰难的追逐 越换不来爱情,在轮到我讲完了自己的失败情感经历后,甜不辣突然走出了茶楼,留下我们一众人慌了手脚地呆在那里,甚至不知道自己所来的目的,甜不辣走了,桌子上留下一封写好的字条,这一晚上他都在那里听着我们说,然后自己时不时地写写画画,我们都以为是在准备求婚誓词。

结果上面写的是:“柳杨,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你发现你前男友劈腿的第三年,你看,我没骗你,你对我说过的所有话,我都记得,因为我很喜欢你,这种记忆力很痛苦,就和你忘不掉他一样痛苦。尽管你并不想和我在一起,那我也无法克制喜欢你,我想过和你在一起的方式,和以后的日子,也幻想过求婚成功之后,我们去看我的奶奶,也带你看看我奶奶养了十几年的老土狗,我想过和你在一起的很多片段,可我无法实现任何一种,就像连你也无法阻止别人离开你一样。我本打算用求婚的方式表白,但我忽然不想这样做了,因为我发现,我先喜欢你,所以失去了自己,我太用力地追逐你,然后便丢掉了所有的情感,幡然醒悟你永远不会喜欢我,就这几行字,当作失去情感的书信,托我的朋友们送给你,祝我们幸福。”

6.

我们把这封没头没尾的失情书交到了柳杨手里,她看了之后久久无语,但我猜她无论看到甜不辣用什么方式,也都不会喜欢他,我看着柳杨对她说:“你知道为什么小辣,哦,也就是田桦会那么喜欢你吗?”

柳杨抬头,疑惑地看着我,我说:“因为你对他说过三年前你男朋友劈腿的事,他以前的女朋友也在三年前离开他了,很巧,也是在今天,就和今天居然是你生日一样巧,他们两个在一起六年,而那个女孩只去了澳洲两个月,就对他说了分手,然后他患上了抑郁症,通过心理医生的干预治疗很久,总算康复了,但他还是从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变得小心翼翼,他总怕自己珍惜的东西会失去,他也怕朋友们会嫌弃他,以为他是疯子,所以就连我要帮忙他买火锅调料这么小的事情,他都会面面俱到地买三种不一样的口味。”

我看着柳杨匪夷所思地盯着我,我继续说:“快和我们一起去找他吧,我们大家本以为他在你身上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求婚,所以都想替他完成心愿,让他死心,现在他忽然改变了主意自己离开了茶楼,他肯定是要去做别的事情,他的病虽然康复了,但也说不准会复发,不能受太大的刺激。”

朋友们有给甜不辣打电话的,有帮忙收拾求婚现场的,也有联系甜不辣家人的,只有我和柳杨站在夜里的路灯下,共同在本要叠好收起来的字条上的背面发现了一行小字和一串电话号码。

7.

甜不辣为什么会叫这个奇怪的名字,是因为他得了抑郁症之后,大家想让他开心一点,所以根据他名字“田桦”的谐音,找了个阳光可爱点的名字送给他,尽管他自己总在内心认为甜不辣这种东西,松软,血腥,油腻,残忍。

就在我打算也去帮忙收拾求婚现场的时候,我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两声尖叫,一声是由正在收拾婚礼现场的朋友那面出来的,另一声是由站在我身边的柳杨嘴里发出来的,两个声音前后到来,所差无几,但又巧未相撞。

“妈的,切蛋糕的刀子怎么不见了。”

“啊!这失情书的背面写的是我前男友的名字地址和电话啊!”

朋友们围了过来,纷纷借着路灯看这封甜不辣写给柳杨的失情书,然后纷纷拿出电话,启动车子,焦急地赶往柳杨前男友的家里,心中也就像希望甜不辣对柳杨求婚可以成功那样,希望甜不辣不要做任何傻事。

我们都太单纯了,以为自己像是一具具木偶戏里面的道具一样做,就可以博取花钱买票在乎我们的看客开心了,结果也就是因为我们的粗心大意,根本没有任何情感夹杂,导致了甜不辣的内心依然没有人慰籍。

我们在车里,心里像甜不辣一样,五味杂陈,一想到丢失的那把刀和失情书背面柳杨前男友的住址,大家仿佛又开始不约而同地心知肚明接下来要发生事情的结果了…

微信@luodi617

新浪微博:@杀不死的啊迪

罗迪,青年作家,已出版短篇集《陪你一起睡不着》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转载来自 恒恒音乐网 失情书
http://www.kpjmb.cn/296114.html

浏览更多内容点击
(责任编辑:管理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